為了現在還沒死去的公主

在序之前

標題致敬村上春樹,原標題是 <為了現在已經死去的公主>,但我的故事中,公主還活著。

這是一個名字很好聽的女生的故事,可能不全面不客觀,但是是真人真事,毫無改編。

我必須先聲明,這是一段對我傷害非常大的故事,我一生中從未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惡意,

為了澄清,也為了防止他人繼續受害,才寫下此文。

我有一個大學朋友,女生、白白的、睫毛很長、學妹心中的女神,我以為我認識她很久了。但直到這幾天我才真正認識她。

這個人傷害了我好幾年,毀掉我好幾年的人際關係。

「這是一段信任後被背叛,再度信任後,又被背叛的故事」

這是我為這段故事劃下的註解。

在下面的描述中,我稱她為「田」。

狼人手繪畫

大學時我們很喜歡玩狼人這套桌遊

遊戲內容就是從遊戲者中抓出狼人這個會吃人的角色

當時我幾乎沒贏過

沒想到出社會後又玩了一次

我還是輸得徹底

邀請

現任公司草創時,老闆把行政、財務、會計攬在自己肩上。一直說著,我需要一個行政,不然快崩潰了!

我就想起了田,似乎最近聯絡時,說她工作不太順利,所以我邀請她來面試,老闆之一是我們的共同好友,我們都相信這個人。

田考慮過後答應了,之後面試時,田說他想朝文案企劃作發展,老闆就同意讓他邊當行政,邊學習如何當稱職企劃,這就是一切錯誤的開端。

加入

進來之後,田跟設計師們相處的很融洽,就是一群好姐妹,我心想:「這果然就是田的個人魅力啊」,一下就打入同事間相處,很順利。

但同時,我也發現一些跟我想像中不一樣的事。

印象中,田是一個細心、辦事能力很好的人。當過總召,大家也喜歡很融洽,活動也滿順利的。

但行政工作轉交給田後,似乎沒讓公司運作得更順利,她花了很多時間去學習行政工作,且失誤率偏高。

(舉例來說:忘記繳水電費讓公司被警告會停水停電、忘記繳管理費讓老闆被大樓管理員罵、算錯帳)

我認為轉職時會有不適應是正常的,雖然在新創需要即戰力,但公司如果願意給田時間,我也幫她加油,因為我信任她。

一個有意的誤會

105年3月到4月,公司搬家。

老闆將搬家的規劃任務交給田,希望藉此鍛鍊她的行政與企劃能力。

想到這是她進公司第一個大任務,老闆將搬家企劃的框架與注意事項計畫好了:

舉例來說:計算搬家成本、排定長期與當天時程、聯絡搬家廠商。

一個一個的表格都定好了,要執行理應是不難,但還是有點挑戰性的事,可以讓新人好好發揮。

 

但我接著聽到這樣的聲音

「老闆居然叫我當搬家總召」田在午餐時閒聊,似乎覺得這是個非常兒戲而不合理的工作。

之後,田的就表現的很被動,很多事忘了做,

我感覺負責規劃資訊器材線路的我,似乎還做得更多,想得更多,但我當時卻沒有為這句話想太多。

 

搬家當天,公司全體一起做裝箱,事情是一團亂,幾乎毫無計畫。

我看出同事們群龍無首,看到田有氣無力的,一直擺臭臉,我心裡疑問(她不是總召嗎?),我很努力跳出來指揮自己辦公室的人,雖然我不是很會領導,但我滿努力

 

更慘的是,當天下著很大的雨,可說是惡上加惡,我們又發現,搬家公司的電腦裝箱服務,僅限 PC 電腦主機,

無法搬公司的 iMac,我們最後決定用人工搬運。

(我心想:這不就是總召要確認的事嗎?)

 

本來裝箱就很趕了,最後又決定要員工自行電腦到新公司,更是累上加累。

因為一團亂,老闆進來我們辦公室(當時有兩個辦公室在隔壁)跟田說

「這些事情其實應該是你來規劃的」

說了幾句後,規劃了接下來的任務,就離開了。

 

田馬上向後面的同事們說道

「老闆居然把錯推給我!」

 

馬上輿論就變成了

「哦!老闆真不會做事,還推給認真的田,超壞」

當時,大家都累了,我知道人累的時候,不應該繼續檢討。

然後這件事就被大家誤會到了今天。

一個謊言

之後,公司內到處散播這樣的言論

「田田進來是被放在企劃缺的,結果都過了多久,還不請行政,根本是在欺騙她」

公司跟田感情要好的人們都這樣認為

「蛤~老闆請他當企劃,又叫她當行政當那麼久,簡直在欺負田,太過分了!」

(喔,我怎麼知道的,我工作戴耳機不代表我在聽音樂喔)

 

當初邀請他面試的人是我,面試時因為辦公室沒隔間,我也聽到了,我知道事情並非如此。

公司僱用她當行政,並且承諾,當行政事務已經上手且整理妥當,公司就會讓沒有企劃經驗的田開始做企劃,

 

這才是公司合理的人事管理模式吧!

 

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請一個毫無相關經歷的人擔任企劃的。

 

之後過了半年左右,老闆受不了人情壓力,把行政接回來自己做,田卸掉行政的工作,成為正式企劃。

 

題外話:在行政工作交接之前,為了減輕田的壓力,跟田很好的設計師馬上問我能不能用軟體技術幫助,我馬上答應了,於是有了我們獨一無二的工時薪資系統,算薪水就簡單多了。

一顆玻璃心

正式成為企劃後,田越來越常寫文案,也越來越有機會接觸客戶,看似順利多了,

雖然我對他有諸多懷疑,但也多少為她祝福,終於往自己的專業邁進了。

但我也觀察到更多端倪,田從以前就很會發抱怨文,博取認同,但從搬家事件以來,我就一直在懷疑她這個人的判斷能力

 

「為何老闆交辦事項,會變成老闆推託責任」

「為何文案被退稿,會變成企劃前輩在刁難」

「為何搬家後電話沒辦轉接,我說出來也會變成我在挑戰他!」

 

公司所有跟電有關的東西我都多少會接觸到,電話轉接這件事是我研究後交辦行政的,我非常清楚事情原委,

因為她的行政疏失,電話沒辦理轉接,我們公司可能錯過很多客戶。

 

我心中默默有個結論,這一切事件中,她的是非判斷能力都沒問題,但她無法接受任何挫折。

只要有人否定她,就是她的敵人。簡單說,她有一顆玻璃心,惹人憐的玻璃心。

事實上就算到現在,我還是為了她的玻璃心感到深深嘆息,怎麼樣的生命歷程會讓她如此脆弱。

不只是一顆玻璃心

如果只是玻璃心,我才不會發這篇文,這些行為都出自強烈的惡意。

 

這段時間,我在公司的協作上一直有遇到些問題,同事容易曲解我的話,也有人會因為態度上的事情不斷挑戰我的專業。

我一直以來知道,我是個直來直往的人,專業的事情說一是一說二是二。

而不確定的事我就會說不確定,讓我研究個幾天。

但不斷被質疑,我真的是很洩氣。也不斷反省,當作我人生的課題。

 

直到最近,某同事問我

 

「你以前是不是追過田啊」他說

「沒有,沒這種事!?」我說

 

我開始回想,我是不是做過讓人家誤會的事

對啦,畢業後當兵前的日子,我很不安,

我需要有人談心,所以想起了待人親切的田,她是我當時很信任的人(因為剛辦完吉他社畢業演唱會),有時會找她聊。

但我是沒有想要追求她的。

知道那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情的人就知道,那個時機很糟,就算有意思也不該那時出現。

 

繼續往他人旁敲側擊才發現,原來我在背後被他捅了幾千幾萬刀!

謠言製造機

我從某前同事口中探聽出很多事:

當辦公室來了新的女同事,田就會悄悄湊上去說

 

「你對致遠有什麼印象阿~她大學就很缺,超愛把妹,你自己要小心喔」

 

另外有一次

有一位女同事拿錯我的便當,只好交換吃。

因為我自認那天自己做菜做得很難吃,我就這樣跟她講

 

「如果真的吃不完又不想倒掉,我可以吃完它,啊~你不在意別人吃你口水就好啦」我說

「嗯...我會在意耶」女同事尷尬的回答

「喔好吧,吃不完別勉強,我OK的」我理解他的尷尬,也告訴他可以倒掉我不介意的

 

後來,這句話在田的渲染下變成

「他超愛吃別人口水的吧,吃到別人口水就興奮吧」

儘管我高中念男校,大學也讀男生多的科系,但我並不會有如此怪僻。

 

......其實還有更多更多,難以描述,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田進行加工、刻意曲解。

 

我幫新同事處理電腦網路,會變成

「致遠很爽吧,又可以碰到女生」

 

聽到我任何八卦,就會先講些五四三

「詹致遠就很愛女生吧」

 

可能大學一開始,我對跟女生相處些讓人不舒服的地方,我都是一步一步改善,我也沒有惡意。

真的追求女生,方式可能不太好,有讓女生不舒服的地方,我也是一次一次失敗一次一次反省。

但我敢說,我沒有想著,一定要在公司發展男女關係的打算。

 

田並不會把話講話講滿,但是刻意引導出一個氛圍,讓聽者自行推論出我是怎樣的人。

這個操作非常細緻,細緻到對話者幾乎不會發現自己被刻意引導。

 

沒想到,我,不擅表達的我,變成了她的梗,她的笑點。

精確來講,我是她的工具,建立人際關係的工具。

什麼!原來是這樣

更有甚者,其實我是田的眼中釘

我就是個看到錯誤就糾正的人,因為新創沒有這麼多時間等你慢慢學、錯中學

不管是誰都會犯錯,知道錯下次不要犯就是十分優秀的表現了。

(在公司這兩年,我也犯了超多不該犯的錯)

我的好意,希望公司、同事越來越好,不要走冤枉路。

但這樣的直接,讓錯誤百出的田十分難堪。

因為她犯了多少的錯誤,都是我事前提醒過的,或是我事後提出的。

 

她讓同事認為我在欺負她。

她讓同事認為我思想骯髒。

她讓老闆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行事風格不適合公司。

 

一切都是為了,掩蓋她犯下的錯誤,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不到、挑毛病、偏執、有病、噁心、下流,

才不斷針對她。

 

我知道後,非常憤怒,我不氣那些被煽動的人。

我能理解,人的心智有其極限,十分容易被外在環境所以迷惑,

但是,我對田的一切行為,感受到極大的惡意!

 

第一

有太多同事包含老闆,且都是與田有利益衝突的人都受到類似抹黑。(且因為我不擅交際,最好欺負)

再者,

這並不是第一次這樣對我了。

不開心的往事

上次,我原諒了他,因為是年輕時犯的錯,誰不犯錯。

這是大學的一件事,我久久不能忘懷。

我跟田都是成大吉他社的幹部。大三的吉他節,我負責一個小幹部職位,總召是田。

 

有一場晚會,活動結束隔天,我們需要把桌椅歸還學校。

前天有幹部在社版上PO文,希望大家多多參與,我認為我想幫個忙,就過去看看狀況。

時間到了,發現才小貓兩三隻,幾十張桌椅,是要搬到什麼時候(昏),

我有點生氣的去樓下木製舞台,拉幾個在練歌的學弟一起幫忙搬

 

搬完後,恰巧田田跟她當時男友過來看看狀況,我馬上跟她們說明情況,然後這樣說

「怎麼可以讓幾個人做這麼多事情,為何不先約好人呢?」

田當場跟我道歉了。

 

回到家後,發現田發了一篇文

「我又不是故意的,為什麼要這樣說我......」

男友也跟著發了

「沒做什麼事的人意見那麼多是怎樣!」

 

據我了解,當時吉他社私底下很多人開始罵我,圍剿我,認為我在欺負田。

讓我不禁自我懷疑了好長一段時間 ......

 

...真的嗎?我們就幾個人搬那麼多張桌椅,真的沒做事嗎?

...雖然不是全怪你,但該這樣把事情怪到我頭上嗎?

好歹整個吉他節我也幫你超多忙耶,你們這樣說好意思喔!

 

事後我跟田聊開了,印象中我們互相道歉。

我原諒了她。

為了現在還沒死去的公主

我不會再原諒田。

 

她破壞了我的名聲至少一年半,阻礙了我的許多機會,弄亂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公司。

我印象中,體貼善良的田,已經完全消滅。

在許多人背後放冷箭,利用人際關係擁簇自己。

目的就是維持“善良細心、愛護動物的女神”這樣的形象,保住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她會用她白淨的臉、溫暖的聲線。

用謊言堆砌出一門又一門的大砲,人際關係的毀滅性武器!

 

夥伴間信任蕩然無存,

實力堅強的戰友不堪其擾,

組織內一團混亂!

 

更可怕的是,身在其中參與霸凌的人,甚至不會察覺到

她的兩面手法(表面示弱,背後而煽動別人)

她的矛盾說詞(我進來說是當企劃,怎麼叫我做行政)

她的閒言閒語(我猜不只我一個,我相信從大學以來,一直有人被她傷害)

 

如果您還對她有任何美好想像,請您想想我的遭遇。

她對你好,可能是別有用心

只要妳傷害到她那不容任何一絲反駁的心你就是她的敵人!

你不必相信我

你不必相信我,更可以從最上方 Contact me 向我問個清楚,要罵我也是可以,我寫這篇本來就不是為了討拍。

你可以選擇把這當作兩人之間的私怨化成的仇恨。

但如果你也認識田,而有這樣的情況:

 

不知為何,田會偷偷湊過來,告訴你很多你不該知道的八卦。

毫無來由,身旁的人慢慢離你疏遠,對你總是一副厭惡的表情。

身邊有一位好友,明明你不太熟悉,但你好像聽過他做了什麼壞事。

 

這些現象,都有可能是她巧妙的引導,讓你不知不覺的對一個人產生負面印象,

也有可能,你的地位搶了田的光彩,所以成為了他的眼中釘。

希望看到這裡的讀者,可以仔細思考一下,你認識的田,真的是這樣嗎?

從他口中得到的八卦,是否都有憑有據,或是無中生有,被加油添醋的成分有多大呢?

至於田到底是誰

我才不會罵人不說是誰,發文討拍時扭曲隱藏真相,讓別人指桑罵槐

何田田,這個人就是你

#何田

#何田田

#her224

#牛牛米克斯

#初手

#成大吉他社

#成大法律102

後記

當我知道這些事情後,我真的感受到強大的惡意,同時感到十分憤怒且悲傷,

一直到一兩個禮拜前,我都依然相信田,並且在開會時,為她創造業績的可能性,

這是我這一生唯一一次,如此悔恨相信一個人。

 

我不是因為被說是變態而反擊,但當我如此信任一個人卻被玩成這樣,我無法接受。

我也不會討厭那些一起在背後講我的人,我不太在乎大眾的眼光(我在乎重要的人對我的看法)

 

我想我這輩子不會再為了一個人的惡意撰文了,希望再也不要。

 

如果田本人看到這,我要告訴你。

若我看到你的真心悔改,不再惡意中傷他人,我會在此註記,但不會刪除,你要知道傷害是不會撫平的。

Cover photo credit by : Pikakoko on flickr

Werewolf photo credit by : Muadiv on flickr